您好!欢迎来到中国互联网资源服务中心![登录] [免费注册]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 
详细内容 主页 > 互联网交易动态 >

北大 90后 单车 独家专访5位创始人:ofo是这样炼

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17-11-21 13:45

北大 90后 单车 独家专访5位创始人:ofo是这样炼成的

沿着空旷的长安街,张巳丁骑得很快。他觉得创业就像骑车,「你想走得更远,你想骑得更快,那你就需要不断使劲往前蹬。」

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

撰稿丨李志刚 孙雨晨

你想走得更远,你想骑得更快,那你就需要不断使劲往前蹬。

2016年1月30日,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趴在国贸三期商城的围栏上,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感叹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。他俩有点晕乎乎的,因为刚刚拿到金沙江创投A轮投资:1000万元。

不过,他们没有预料到,半年后,ofo和竞争对手摩拜单车成为2016年下半年最热门的创业项目。4个月里,ofo相继完成4轮融资:

8月,A+轮,1100万元;

9月,B轮,1200万美元;

9月,B+轮,数千万美元;

10月,C轮,1.3亿美元。

投资人的蜂拥而至,也许是源自恐惧:害怕错过可能成为未来巨头的机会。

被100万元挽救的创业项目

2015年4月,在资本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,戴威带着骑游项目BP见了数十家VC,他一开始想融2000万元,后来不断调低期望值,1500万、800万、500万,结果还是融不到钱。

戴威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,凌晨一两点骑车压马路,公司已经开不出工资了。「我自认是坚毅的人,还是差了戴威一点。」ofo联合创始人薛鼎说,「他也沮丧过,但我们从没有感觉到他想放弃。」薛鼎打过蜡的头发一丝不苟,梳向右边,鼻梁上架一幅黑色圆框复古眼镜。

眼看着账上快没钱了,戴威关闭和租车店的所有合作,让薛鼎带队租车自驾到每年有10万人骑行的青海湖,做「环湖399元」骑游产品,先单点突破,吃透这条路线。戴威直接说,公司没钱了,你们自己挣的钱给自己发工资,干不干?

青海湖骑游项目不过权宜之计,戴威琢磨如何开拓新业务。他回到自己最初的想法:能不能解决校园里总是丢自行车的问题?要不干脆收一批车来租出去。就算万一这件事不成,50元收过来的二手车,100元卖出去也不亏。

决定停掉骑游业务、专注自行车出租后,戴威不得不裁员。他在员工工位旁转悠,开不了口,他让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去谈,张巳丁也不乐意。最后戴威拉上张巳丁一起将员工叫到阳台上谈,「我是真不好意思,不敢抬头看对方。」戴威说。

从2014年创业起,尽管屡屡受挫,戴威始终在自行车出行领域闯荡。2009年,他第一次参加北大车协骑游凤凰岭的活动,搭帐篷、开篝火晚会,兴奋得不得了。他也由此结识了张巳丁,「那天半夜下暴雨,我们俩就背靠背坐了一宿。」张巳丁留着利落的短发,黑框眼镜,右手中指戴着一枚V字仇杀队面具怪客的戒指。

读本科时,戴威设想过做太阳能移动自行车车棚,也设想过用厢车装载自行车预约出租送货上门。2014年结束青海支教返校后,戴威与张巳丁、薛鼎创业,做山地车网络出租,设想一天租金80元,周转30次就能回本。网站上线后,两个月只有一笔订单。戴威认为问题是没有找到用户,9月放弃网站,转向使用微信。

通过转发参与抽奖赢自行车的活动,ofo微信公众号在一个月里获得了15000人关注。ofo推出两个卖车业务,一是分期消费,两千多元的山地车一年支付600元,到业务关闭时卖掉了5辆车。另一是精选二手车,800元收进来的二手山地车,翻新后1200元卖出去,卖掉了20辆。

折腾了两个月,戴威他们商议转向做长途骑游项目,如环海南岛、环台湾岛等,切入在线旅游这个上万亿的市场。为了融资,这几个年轻人反复演练,叫来朋友做观众,并且分配好任务,戴威讲述支教经历,薛鼎讲自己的奋斗史,张巳丁讲自己如何勇敢的故事。唯猎资本创始人肖常兴听戴威聊支教40分钟,聊项目3分钟,就打断戴威:行了,就这样,我们投你100万元,我后面还有个会。

ofo推出12天7999元台湾岛骑游等路线,春节组成5个团,流水二三十万元,利润几万元。为了增加用户,ofo在春节后做了一次激进的推广,和200个租车店谈合作,扫码送脉动,一天涨粉10000人。但是,每天3万元的补贴成本并没有带来实际订单,反而将100万元资金用得差不多了。

正是在这种捉襟见肘、融资连连碰壁的情况下,戴威最终决定回到学校,做一个平台,把同学的车收起来,再向外租。公司账面上只剩下400元,他们做好扫地出门的准备再找唯猎资本融资,结果肖常兴答应了,再给了100万元。这笔钱挽救了ofo。

如果以买车的方式做租车,融来的钱很快就会花光。戴威提出用共享的方式收车,张巳丁觉得这无异于空手套白狼,大家都不傻,「为什么要把车给你呢?」但几人觉得既然CEO这么决定,那就先按照这个想法试一下,看看到底能不能成。

抓住校园短途代步高频刚需

戴威身材挺拔,留着利落的短发,长相白净,穿一件黄色lafuma冲锋衣。采访那天,天气很冷,屋里没有暖气,一旁陪同的ofo员工冷得直缩脖子,他却一直稳坐如钟。戴威对数字敏感,喜欢先讲这件事发生在何年何月,甚至具体到某一天。当「新经济100人」问及ofo2016年5月的日订单量时,他直接说出了5月17日那一天的单量——106322单。

在正式行动前,戴威曾在校园里做了一圈调研,几乎都是质疑的声音。ofo内部也觉得把1000辆车放在校园里让人随便骑,肯定有去无回。不过,五位联合创始人一直有默契,吵归吵,最后还是要听「老戴」怎么决断。

2015年3月加入ofo的联合创始人于信认为自己领导力也不差,但愿意给戴威当副手。因为戴威有想法,执行力强,曾经竞选北大学生会主席,在竞选对手胜率更大的情况下,主张学生会由学生主导,支持学生创业,争取了一些期待变化的同学的选票,以1票险胜。

「他是个敢作敢为的人,后来学生会领导下有3家创业公司。」于信说。

执行力强的不仅仅是戴威。决定关闭青海湖「环湖399元」业务后,接到电话的薛鼎等人,当晚就清理完手上业务,连夜赶回北京。2000多公里的路,花了不到三天,抵达北京之后只休息半天就投入工作。

6月,ofo等来了第一辆车,张巳丁记得那是一辆破旧的蓝色山地车,「至少有一个人愿意支持我们。」ofo陆陆续续收了几百辆车,到8月底一共收到一千多辆。现任ofo深圳城市总经理的纪拓当时专门负责给要共享的车装车牌、上车锁、喷漆。不管走到哪儿他包里都背着铁丝、钳子,还有车牌和锁。收车高峰他一天要接三四十个电话。上门取车不光要给车上车牌,还要给共享自行车的同学讲解什么是共享计划,如何在后台录入信息。那段时间,他觉得把一辈子的话说光了。

ofo的无桩共享单车模式是,用户扫码登录后,预存费用,输入车牌号获得开启车锁密码,按骑行里程计费。抵达目的地后,ofo单车随停随放,无需停放在指定的停车桩。

戴威认为共享是一种需要长期培养的习惯,决定自掏腰包先采购200辆小黄车投入校园,这样用户共享了一辆车,就能获得200辆小黄车的使用权。


关闭